您的当前位置?首页?>>? 会员天地
“不忘合作初心,继续携手前进”主题征文
不忘来路 不忘初衷
时间:17-08-04?[ ]?浏览次数:0?[ 打印 ] [ 关闭 ] [ 收藏 ]

?

能参加市民建成立六十周年纪念大会,十分高兴,有点兴奋。终究我们已步入古稀之年,加入民建会有三、四十年之久,也可讲我们后半生的政治生涯是在民建会中渡过,这段岁月是风云多变,生机勃勃的变革激流。给我留下许多难以忘却的记忆。

一、难以忘怀的民建组织涅盘重生

我是八十年代初期入会,是以“从事工商业和其他工作中有代表性的中年知识分子”阶层入会的。相对老会员原工商业者,我们是新人,不是小业主,也无店产,是企业中的技术人员,可算是知识分子。当时正处于“文革”结束,全国进入拔乱反正时期,各民主党派刚刚恢复活动,组织重建发展成员的阶段,市民建和市工商联一起活动。上会课,讲会史,统战部派人来宣讲十四号文件。大量的工作是和老会员进行家访。我们不少老会员是工商业界中的积极分子,亲身经历公私合营,抗美援朝,对私改造积极学习,改造自己争取成为爱国的工商业者。但在很长时间,得不到公正对待,“文革”期间冲击较甚。不但财产、住房被没收,有不少人还受牢狱之灾,如胡鲁璠先生十年牢狱,黑发成为一头银发,但他们始终没有动摇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任,积极的担起复建工作。但思想里总会自问,我们如今无厂无店,还算不算剥削阶级?我们的改造舍家丢产,积极劳动,自食其力,还要怎样改造?

我们新入会的也有不少思想问题:首先参加民建当时也征得所在单位党组织同意,我们和共产党的关系如何认识?从学会史,我们民建会成立于“国共合作”时间,解放后也曾一度被称为“友党”,似乎有点走中间路线的资产阶级政党的味道?也曾出过大右派,历史还会重演吗?当时社会上西方政治意识泛滥,也使我们认识上弄不明白。在现实生活中格外直白,发展会员时,常被问到你们民建会干什么?和共产党关系怎样?为什么你们自己不加入共产党?是不是家庭、个人有点问题?你们家开过店吗?你是小老板吗?弄的我们自己也十分尴尬。现在的年轻人难以理解我们的所思所虑,这是因为他们对当时所处的历史环境不了解,从八十年代未到九十年代初,世界政治格局发生翻天覆地的变革,起先“柏林墙”倒塌,共产党领导的东德倒台了,德国统一了。接着象多米诺骨牌似的,东欧的社会主义阵营土崩瓦解。西方的民主思潮欣起的“颜色革命”节节胜利。“直至1991823,叶利钦发布禁共令,当天下午,位于莫斯科中心广场上的苏共中央大楼被俄罗斯当局查封,824,戈尔巴乔夫辞去苏共总书记职务并建议苏共解散,连再开一次中央全会的要求,叶利钦也不同意。拥有1500万党员的苏联共产党亡党了“,一个执政了半个世纪的共产主义事业的堡垒,就这么一瞬间坍塌了,苏联解体了,苏东的剧变现在看来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意识形态,夺取执政权的世界大战。对处于对外开放,刚刚起步走向世界,国内正“拔乱反正”的我们影响很大。带有政治格局的疑问也引人深思,政治思想的纷繁复杂,不经历那段岁月是感受不到的。难以言表的。

在这关键时期中共中央走“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”坚定了前进方向。“中国特色”是实事求是勇敢吸纳人类一切行之有效的历史遗产,走自己的路,不再盲目跟进标签式的所谓理论。以“三个代表”整肃自身队伍,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奠定国家政治格局。赋予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历史使命,各民主党派定位于参政党。这是工作重点的根本转移,全会立即全身心的投入到开拓、完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制度化建设。经过近三十年,一届一届。一代一代的新老会员奋进的目标明确,所言所行扎根社会,组织得以涅盘重生。同时,邓小平同志讲了“工商业者也是劳动者,是社会主义建设者,不存在剥削”。这个被称之“脱帽加勉”的政治解放,是对我们会员精神彻底的解放,不少老会员激动的流下眼泪,也扫清了组织发展的障碍,进入大发展的新时期。但那个八十年代初,历经八九年痛苦转型,迷网的岁月使人难以忘怀。当时经历时并不清晰,正谓当局者迷,事后回看,错综复杂,深思无限,感概万分。如今暮年已至,来日无多。我认为这段为民主党派的阶级定性,纠正了“左”的思想影响下,将民主党派作为资产阶级政党的错误,定为参政党,使多党合作制度上升为国家意志,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,具有里程碑意义一件大事,为实现人民民主提供强大的法律保障,这是国体、国家政治构架的创新,值得大书特书。建设新世纪参政党,做合格的民建会员,是历史赋予我们的光荣使命,是我们这代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世界共产主义事业,创造的新实践。

二、一带一路,激动难忘的回忆

一带一路倡议以超乎想象的力度,振憾人类的认识,也激起一段难以忘怀的西行之旅。我们这代人真幸运,正当我们年富力强,当上企业一个小头头时,迎来对外开放,引进外资,走出国门的大好政策,也造就我们一段特殊的经历。

我们民建会会员一贯以来有在境外创业的传统。但在一段时间,被视为海外关系,成为难以申辩的政治包袱,受到不公正的待遇。不少老会员一度刻意回避,成为思想上一种“原罪”的结节。人格上受到一种莫明的压抑。不少老会员受到伤害。当时走出国门大多为小本经商,稍好点是以教书为业,很多人从事体力劳动,所在当地称为“华工”,多年以来常受排华冲击,店铺被砸,财产被抢,我还记得五十年代上中学期间,目睹印尼排华,大批华侨回国,一无所有,国内一时成立归侨农场,安置青年就学就业,十分悲惨。华工是一个充满血泪,受欺凌人群的贬称,意味着苦力,其政治地位低下,更可想而知。

九十年代初我们走出国门,主要是去做生意,卖产品。受“八九动乱”影响,西方国家停止购买我国产品,对我制裁。而苏东剧变,轻工产品奇缺。我们国内已十年改革,大量鞋帽,纺织品、日用品形成“苏东波”——倾销苏联东欧之波。我也有幸从19931996四次去哈萨克斯坦、俄罗斯。那时只有两条路,一是从新疆的霍儿果次口岸径公路,飞机去阿拉木图。最多的是从满洲里乘火车,经西北利亚铁路,一路向西,经贝加尔,克拉斯诺亚尔思克,乌法进入俄罗斯腹地。最终汇集于莫斯科。当时这条道上热闹非凡,每趟火车挤的满满的,堆满用蛇皮袋—那是一种直径1-1.5高有2多的大口袋,满装衣服鞋袜,用胶袋纸一圈又一圈,一层又一层的裹的严严实实。上下车全靠人背扛满州里货场是人山人海,等待火车换轨,方便面、薰肠、黄瓜是主食。我们的产品是机械产品,用装箱托运,省心多了。火车只有卧铺,没有坐票,很慢一小时45公里。当年俄罗斯盛行“跳蚤市场”,实质上因卢布贬值不定,老百姓的易货贸易,实物交换,市场上全是中国货,交易规模也做的很大。大城市就有中国城。初期去匈牙利、波兰的人多,会俄语的去俄罗斯。我当时调试出售的制海绵机械,主要在巴沙吉尔共和国(俄罗斯国内有上百个小国,比我国省有大的自治权、立法权、经济独立权),乌法——涅夫杰卡姆斯克市,是个十万人口的小城镇(在俄称中等城市),属新西北伯利亚边疆区。俄罗斯除莫斯科、列宁格勒人口多,其他大多地广人稀。俄罗斯人民对我们很友好,同龄人一齐唱“莫斯科郊外的晚上”“红梅花儿”男人扯着大嗓门喜欢唱“三套车”、“伏尔加船夫曲”。但也看到他们买了中国产的皮鞋,穿了一周就断底,发火咒骂的愤怒。我们也惊叹莫斯科地铁的规模宏大,下深二百余米,四层站台,一个环线连通十二条支线,规模居世界之最,站台的宫灯高达二米多,悬挂在半园的穹顶,净空达十米,气势雄伟。地铁始建于三十年代,是二次大战指挥中心所在地,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也目睹199512月莫斯科中国城的火灾,上千受灾的中国商人捶胸嚎哭的惨象。回国后写了一篇约六千字的“俄罗斯印象”,刊登在“镇江政协”1996年第五期上。但至今还有个疑惑不解的问题,当年我们的任务是安装,调试机械设备,生活在工厂企业,中方专家待遇。天天也和企业员工在一起,一同工作,下班后也常在一起串门子,我们当时也托运不少食品,副食品。俄方为我们提供很多荤食,但他们佐料简单只有芥末、奶酪,我们带大量中国产佐料,弄的菜好吃,我们也常招待他们,也就了解他们真实的生活。他们当时的物质供应生活境况,和我们现在(2017年)相比,不相上下。他们住房多为公寓房是国家分配的,一户三个人,可分得100-120㎡的住房,热水、用电也很便宜,室内铺有地毯,几乎每家都有钢琴、书房,还用着老式电子管电视机,几乎每家都有“拉达”牌轿车,并有拖斗。每户在城郊有小别墅,有个中层干部(相当车间副主任),带我们去他郊区小屋,就是一座相当好的别墅,周围种有马铃薯,一年收的吃不了,房子用整木造的,尖尖的顶,漆成兰、白色,好像安徒生童话中的。进去后点着锅炉,一会儿大家进去蒸桑拿。俄国人用卵石在火上烧,再沷水,顿时热气腾腾,用一种麻类的扫帚鞭打,很舒服。上班时穿工作服,车间有暖气,一下班都穿的很讲究,都拥向俱乐部,有热水泳池,电影院,咖啡厅,厂长、员工常在一起喝酒、跳舞。而且节假日特多,差不多三天一假,至少两天,什么“宪法日”、“共和国国庆”等等,还有不少宗教节日,工作节奏很慢。肉、蛋、奶供应充足,面包可以讲是免费的。百货店就是进口商品展览厅,从香水、丝袜全进口,不少是中国的,我的感觉生活是很好的。我们去的人有个人有点感冒,立即送医院,住了七天,一文不收,看病不要钱。虽过二十多年,坦诚讲,俄罗斯人的生活水平,福利待遇相比现在我们的水平要好多了,百思不解的是为什么一夜之间大厦倾倒,红旗落下?在接触的俄国人也讲不明白。但他们对政治不感兴趣,男的喜欢谈汽车、摩托、击剑用具、房车喜欢德国产品。女人喜欢法国香水,巴黎服装,。厂里每天早上发“真理报”,几乎没人看,用于中午休息垫身下。回国后一直心存疑问,也努力收集有关这方面的分折资料,如“苏共亡党十年祭”“赫鲁晓夫回忆录”等等但至今还想不通,苏共为什么在沉默中消失呢?物质生活水平好了,政权会巩固吗?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。我们如今可以从中得到什么教训?

我们正逢赶上出国打工的机迁,有了一次体验,但终究是打工。在国外最重要的是缺少安全感,一本“中国人在东欧”的书,详纪“90年代新热潮出国淘金纪实”,十分真实反映当时背井离乡出国谋生的奋斗经过,在异国他乡只有抱团取暖,境外的中国人集中一起,自己解决问题。还记得当时我们护照里总夹着两张一美元的纸币,俄罗斯是个警察国家,到处看到穿着蓝灰色服装的警察,最喜欢查中国人护照,当警察查护照就会心领神会,一笑而过。回过头来看看随着改革开放政策,国力增强,虽在外打工,大多人都赚了不少钱,但充其量是单枪匹马,小打小闹的洋打工。

如今一带一路倡议,短短三年,宛如一艘和平航母已进入航道,乘风破浪前进,是国家级主队。中国人是领航员。从报导的中巴经济走廊的瓜达尔港完工,中缅陆上石油管道的开始运行,其战略布局,已彰显出近百年来中国人图谋发展的梦想——打开西部国门成功的实例,已成为政策沟通,设施联通,贸易畅通,资金融通,民心相遇的典范。一个开放,包容共享的范例。举目于世界,合作发展共创美好未来的新里程已开始。我已年逾八旬,已没有实践体会的机会,但从来路回首,深刻体会国威的震撼力度,积贪积弱的旧中国,我们的人格都受到践踏,称为华工,华仔,很长时期中国人虽站起来了但腰挺不直,国际舞台上少有发言权,强权的战争打到家门口。无国力就无国威,国无威,民受辱,那有人格而言。近二十年,我们踏实的走自己的路,一步一个脚印,国强了,民富了,一带一路能以受到各国人民的欢迎,证明了实践的胜利,面对现实,还会有各种干扰,但只要我们不忘来路,不忘初衷,总结自己走过的教训,经验,就会继续领航世界的潮流,中国的实践将是世界人民的康庄大道。(

责任编辑:zjmj来源: